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先開始再說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哲理文章 >

先開始再說

2019-12-18 04:13:57 作者:張佳瑋 來源:讀者 閱讀:載入中…

先開始再說

  “乘興而行”的故事,許多人都知道

  王徽之在山陰,冬夜大雪,酌酒,看四處皎然彷徨,詠左思《招隱詩》。他想起戴逵在剡,連夜坐小船去見,天亮到門前了,轉身回家,曰:“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這事聽上去,像蘇軾夜游承天寺的翻轉版,“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念無與樂者,遂至承天寺尋張懷民,造門不前而返,曰:‘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張?’”,人們感覺這不像蘇軾做的事。

  且說王徽之這么做,被《世說新語》列入“任誕”,意思任性放縱。的確,他的心情不難理解,人做事,三分鐘熱度,也許天寒下雪,一路坐船趕去時已經不爽,到門前,耐心用完了。但大多數人,哪怕耐心用完了,總會尋思,來都來了,于是順便見一見戴逵。

  王徽之就是不在意這“來都來了”。這一夜的沉沒成本不要了,走。他是能割舍得下的人。

  《世說新語》的另一個故事,也說王徽之很舍得下。他弟弟王獻之過世,王徽之就將王獻之的琴摔了,是謂“人琴俱亡”。

  普通人的心中,為什么會有諸多舍不下的東西呢?經濟學家會念叨沉沒成本,來都來了,已經為此付出了,總得有始有終吧。

  但許多人未必有這么理性經濟學頭腦吧?1927年,布魯瑪·蔡格尼克指出,相對于已完成工作,人比較容易在意未完成的、被打斷的工作。這也就是所謂的蔡格尼克效應

  比如蘇軾去訪張懷民看月亮,這事完成了,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王徽之雪夜訪戴逵,沒完成就回去了,大家就覺得有些怪。

  所以電視連續劇要告訴你未完待續,評書的章回之間會有“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未盡未完之事,總能惹人情腸,這算是人的普遍心理

  故此才顯得王徽之真是舍得,真是狠得下心。

  樂毅離開燕國后,寫了著名書信:“臣聞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但他這話其實也是事后的說辭了,畢竟,他也是被燕王猜忌逼走的。

  這種心理,自然也有積極用途

  威廉·福克納和雷蒙德·錢德勒都表達類似的意思:他們偶爾會先構思好一部小說的結尾,然后編織情節,看故事如何到達這個結尾。這樣寫起來很有動力

  尼爾·蓋曼說他寫作訣竅:“寫,寫完一個,持續寫。”

  吉恩·沃爾夫更干脆:“開始寫下一個!”

  別再思前想后,先開始了再說。

  除非你恰好是王徽之那樣的性情,否則,“未完成”的心理會一直嚙咬你,讓你自己繼續下去。

  先開始再說。

  (嘯 吟摘自《看天下》2019年第28期,閻廣鴻圖)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讀者發表的讀后感】

查看先開始再說的全部評論>>

評論加載中……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电竞比分网csgo 辉煌棋牌合法么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马743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 波克棋牌手机版官网 开开斗地主怎么赚钱 河北排列7走势图百度 双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斗地主免费 钓鱼岛网络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