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綠茶挑釁富婆婆,被虐成渣渣。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創文章 >

綠茶挑釁富婆婆,被虐成渣渣。

2019-11-27 23:50:15 作者:左左 來源:左左的異想國 閱讀:載入中…

綠茶挑釁富婆婆,被虐成渣渣。

  原創插畫|喵喵夏

一定要看的說明:今天是前兩天故事的第三節哦。左左這里,其實一直是短篇居多,長篇較少,所以大部分寶寶應該是看慣了短篇故事。昨天和今天,我構思了很多個版本結局。一遍遍推倒重來,希望可能滿意。但由于故事本身是準備寫的更長點的,所以很多情節還沒辦法展示。最終決定給故事兩個走向:愛看短篇的寶寶,今天可以當作結局了。希望看到更多曲折精彩情節的寶寶,我給故事另一個走向,寫地更長一點。錯過前兩節的寶寶點這里:1.作為鳳凰女,我是這樣搶走白富美準男友的!2.綠茶獻身擠進富婆家后,傻眼了。

  01

  我從床上爬起來,匆匆忙忙換好衣服

  媽媽在門口等我,臉色陰晴不定,我忐忑不安地問她:“秦姨怎么了?下午不是一直好好的嗎?”

  她嘆口氣模棱兩可回答:“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新宇剛打來電話,說是你秦姨肚子疼,還見了紅,他現在正開車往醫院送呢。”

  崔新宇?我小聲問:“秦姨不是說他去外地出差了嗎?”

  媽媽看我一眼,意味深長笑笑:“出差就不能回來啊,凈問些沒用的,快走!”

  我家離醫院近,我和媽媽先到。在門口等了大約五分鐘,崔家的一輛黑色商務車,風馳電掣地開了過來。

  我和媽媽迎上去,車停在我們身邊,車窗搖下來,崔新宇探出頭聲音有些顫抖:“姚姨,快看看我媽有事沒!”

  這時,他看到媽媽身后的我,不自覺愣了一下,目光有些閃爍——自他訂婚后,我們就沒有見過面。

  聶芬和保姆小菊一左一右,攙扶著秦姨下了車。

  秦姨臉色蒼白,一看到我媽,就有氣無力地說:“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媽媽一臉冷靜:“別擔心,先做檢查,我親自來!”

  02

媽媽上陣,秦姨很快就安頓好了,我想陪著,但媽媽把我推了出去。

  我們幾個在外面等,都是一臉凝重。

  我問聶芬:“秦姨到底怎么回事?下午看著氣色挺好的啊!”

  聶芬悲戚戚地說:“我也不知道,這幾天一直都是我守在她身邊,晚上我有點兒頭疼,讓小菊上樓照顧,沒想到就出事了……我真是恨死自己了,不該偷那一會兒懶的……”

  說著說著,聲音里帶出幾分哽咽。

  小菊委屈巴巴地說:“我……我一直看著秦姨睡著了,才走的啊!”

  聶芬上前拍了拍小菊的手,溫柔安撫道:“小菊,你誤會了,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唉,高齡孕婦本來就容易出事,希望這次有驚無險吧!”

  我輕輕地嘆了口氣,崔新宇悄悄地看了我一眼,想說什么,又沒說。

  聶芬注意到了,湊到崔新宇身邊,挽住他的胳膊,嬌滴滴地說:“老公,別擔心了,吉人自有天相,會沒事的啊!”

  03

門開了。

  我們幾個迅速簇擁上去,媽媽一臉嚴肅地問:“你們晚上給她吃什么了?”

  她是沖聶芬和小菊發問的,聶芬急忙回答:“阿姨,你和小蔓走了以后,我有些頭疼,就回房間睡了,后來都是小菊照顧我婆婆的……”

  崔新宇打斷她的話:“姚姨,我媽現在什么情況?”

  媽媽聲音低沉:“孩子,沒了……”

  崔新宇向后踉蹌了兩步,然后,我們就又被我媽的話給嚇住了。

  她清清楚楚地說:“是藥流的癥狀,她應該吃了墮胎藥!”

  空氣瞬間凝固了,最震驚的是我。秦姨吃了墮胎藥,不可能啊!

  聶芬首先發難,她沖過去,撕扯著小菊的衣服:“我照顧了這么久,她都好好的,你晚上到底給她吃什么了?”

  她的兇狠和剛才的溫柔判若兩人,小菊嚇傻了,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上來,任由聶芬晃著她,單薄身體像一片風中的落葉

  04

“吵什么吵?別在這兒丟人現眼,回家!”突然,房間里傳來一聲威嚴的厲喝。 

  是秦姨!

  我們推門進去,聶芬撲到秦姨的床前,痛哭流涕:“都怪我不好,都怪我沒照顧好你……”

  秦姨平躺著,看也不看她,面無表情

  我媽把聶芬拉開,吩咐崔新宇:“你媽說得對,先回家再說!”

  我扶起秦姨,我們一行人很快從醫院回到了崔家的別墅

  把秦姨送到二樓的臥室,媽媽站在窗邊,目光犀利地盯著小菊,追問道:“小菊,你晚上到底給阿姨吃什么了?”

  聶芬也跟著咄咄逼人地吼道:“說啊!啞巴了?”

  小菊拼命搖頭,泣不成聲

  “夠了!”秦姨突然側過身,死死地盯著聶芬:“你欺負小菊干什么?她還能害我不成,晚上我什么都沒吃!”

  05

我們幾個面面相覷,小菊好像突然想起來什么:“秦姨,你睡前,吃藥了……就那個,葉酸。” 

  秦姨點點頭:“對,我吃了一粒葉酸,今天你姚姨來,特意交代我不吃那么多……”

  順著小菊的目光,我看到桌上放著一瓶葉酸膠囊,便順手拿了過來。

  聶芬的聲音怪怪的:“葉酸是每天都吃的,能有什么問題!”

  我把蓋子打開,從最上面倒出來幾粒,端詳了會兒,突然覺得不對勁,就遞給我媽。

  我媽審視了下,一臉狐疑,她把膠囊從中間掰開,有白色粉末,灑在她的手心

  她驚叫一聲:“好縝密心思,居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把膠囊的內芯換了……這是誰干的啊?”

  06

房間里瞬間一片死寂

  好半天,秦姨冷笑一聲:“誰干的?還用問嗎?小菊一個農村來的姑娘老實巴交的,怎么可能想到這些?再說了,她在我家做了三年了,要想害我,還用等到現在!”

  秦姨的指向很明確,我們都看著聶芬。

  幾秒種后,聶芬突然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她一邊哭一邊喊:“您不喜歡沒關系,不能這么冤枉我,我一個沒過門的兒媳婦,衣不解帶地伺候您,您還要我怎么做?你這么誣陷我,我死了算了……”

  秦姨無動于衷地看著她,安安靜靜地說:“聶芬,我床頭裝的有攝像頭,你沒注意到吧?這瓶藥一直在這兒放著,想查出誰動了手腳,還不容易!”

  聶芬的哭聲戛然而止,她張大嘴巴,抬起頭看著秦姨,目光里盡是驚恐

  秦姨的聲音冷得像冰:“怕了是吧?從一開始,我就不看好你,但新宇鐵了心……兒子喜歡,我也就認了。我同意你們訂婚,還給你慶祝生日,給你買禮物……你沒教養,當著長輩的面摔筷子走人,我沒計較,還同意你搬到別墅住,我對你仁至義盡,沒想到你居心叵測,當面一套背后一套,居然耍花招讓我流產,真是煞費苦心啊……”

  07

秦姨頓了一下,突然喝道:“崔新宇,這么歹毒陰險女人,你要還是非她不娶,從今天開始,我們斷絕母子關系!” 

  我回頭看著崔新宇,從聶芬和秦姨對峙開始,他就傻了一般,呆呆地站著,一動不動。

  這會兒,他好像突然醒悟過來,眼睛血紅地看著聶芬,咬牙切齒。

  我太理解崔新宇此刻的感受。他天性善良,看著在他面前小白兔一般純潔嬌弱的未婚妻,居然如此邪惡陰毒,肯定受不了

  聶芬站起來,死死地抱住崔新宇,哭得肝腸寸斷:“老公,我錯了,但我都是為了你……你媽……你媽和姚姨她們聊天,說等她生下肚子里孩子,一定會偏心,只對他好。我是怕你將來吃虧,真的,我都是為了你!”

  崔新宇推開她,擲地有聲地說:“我記得我跟你說過,我爸媽就是把所有財產都留給弟弟妹妹,我也沒意見……我真是看錯你了……我現在懷疑,真的是小蔓要把你介紹給我嗎?”

  我驚跳起來:“你說什么?”

  08

聶芬瘋了一般,歇斯底里地哈哈大笑起來:“當然不是,于小蔓把你當成寶貝,藏得嚴嚴實實的,怎么可能把你介紹給我?老娘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騙你的,你們這兩個笨蛋,活該被我玩弄……”

  崔新宇狠狠地舉起手,又放下來,滿臉不屑地說:“打你我都怕臟了手,滾!”

  我這才知道,聶芬和崔新宇之間,還有我不知道的內幕

  原來,去年暑假,聶芬第一次見到崔新宇后,就暗地里告訴他,說我在學校有心儀的男友,兩情相悅。但顧忌到我們兩家的關系,怕傷害崔新宇,所以一直不敢公開特別痛苦

  聶芬聲稱她暑假跟我回家,也是我特意安排的,為了讓她和崔新宇接觸

  她說她是我最好的閨蜜,自從在學校見過崔新宇后,對他一見鐘情,而我也覺得她和崔新宇特別合適,所以才帶她回來,如果他們倆能好上,我就不用再心存愧疚放心追求自己的愛情了。

  完全就是一派胡言,這個傻瓜他居然真的信了。

  怪不得他在電話那么說,說他和聶芬訂婚了,讓我不要再有什么顧忌。

  秦姨騰地一下從床上坐起來:“聶芬,兩條路,要么立刻從我眼前消失,別讓我再看見你;要么,等著我報警……蓄意下藥,你這夠上判刑了!”

  09

聶芬走后,秦姨恨鐵不成鋼說:“這么拙劣謊言你都信,你倒是去問問小蔓啊?” 

  崔新宇的頭垂得更低了:“我就是想著,還是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好,不然小蔓會很尷尬!”

  秦姨猛地向后一躺:“兒子,我怎么生了你這么個榆木疙瘩,讓人牽著鼻子走,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你真是要把我氣死!”

  聽到秦姨罵崔新宇,我的心瞬間軟了:“秦姨,別說了,也有我的責任……”

  要是我早點兒坦坦蕩蕩地向崔新宇告白,或者把我了解到的真實聶芬告訴崔新宇,哪會有后來的事情啊。

  我不習慣于背后說人壞人,怕會適得其反,會讓崔新宇覺得我卑鄙,蓄意破壞他和聶芬的感情

  我們就這樣,畏首畏尾瞻前顧后,反而中了聶芬的圈套,被她蒙蔽。

  媽媽嘆了口氣:“你們這兩個孩子啊,真是的,不知人心險惡……一個是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言聽計從;另一個是別人做什么就是什么,不去爭取。就不能主動點兒嗎?從小一起長大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姨被氣笑了,居然逗趣道:“要不說呢,天造地設的一雙,換個人不行!”

  我的臉紅了,心里怦怦直跳。偷偷瞄了一眼崔新宇,發現他也在看我。

  秦姨長長地舒了口氣:“小蔓,陪你媽回去吧,雖然被人惡心一場,但你和新宇也算是受點兒教訓吃一塹長一智,以后兩個人在一起,要坦誠相待,有什么說什么,都別藏著掖著的!”

  崔新宇難過地說:“媽,對不起!”

  秦姨一愣:“行了,你以后少氣我,多長點兒心眼兒!”

  10

夜已深,我和媽媽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突然問媽媽:“媽,秦姨懷孕,是假的吧?”

  她大吃一驚:“啊?你……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我哭笑不得:“昨天我就有點兒懷疑了,今天晚上可以肯定,要是真的流產,秦姨還不得哭死啊……你們干嘛想這么餿的主意?”

  我媽嘆口氣:“我也是今天晚上才知道的,我在房間里就把她狠狠罵了一頓……你秦姨也是絕了,說一定要讓聶芬的真面目露出來,還不能傷害他們母子的關系,居然想了這么個招,不過也不能怪她,誰也沒逼著聶芬去害人,是她自己先露出狐貍尾巴……”

  我攬住我媽的脖子:“要不,你和我秦姨商量下,都再生一個吧,定個娃娃親,長大就沒那么多事兒了!”

  我媽打我:“行了,有你們這對歡喜冤家,就夠我倆操心的了!”

  我笑了,車窗開著,夜風吹來,清涼舒適

  真是個美好的夜晚!往期文章綠茶獻身擠進富婆家后,傻眼了。作為鳳凰女,我是這樣搶走白富美準男友的!高薪保姆的雙重身份,讓我不寒而栗。高薪保姆的雙重身份,讓我不寒而栗。(下)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综合 真钱网络捕鱼达人游戏 qq捕鱼大亨 cdkey 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图 湖北11选5推荐 浙江快乐12首页 上证指数 历年 幸运农场 羽毛球比赛视频 微信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