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時間的河流與母親的光陰故事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情感文章 >

時間的河流與母親的光陰故事

2019-12-19 01:55:21 作者:韓良露 來源:讀者 閱讀:載入中…

時間的河流與母親的光陰故事

  生命是一條長河,在時間河流中,沒有人可以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不管何時何地,我們踏入的都是不同的時間之河。

  我對這個說法一直深信不疑。時間的河流不斷地向未來流去,逝水年華,我知道自己永遠不能回到以往的時間之河中。我只有一條生命的河流,不管我如何追憶過去、想象未來,都只能體驗自己每一次的時間之河。

  直到母親在3年多前去世,我才發現自己的時間河流變得錯綜復雜起來,仿佛除了我自己的一條,還有一條母親的時間河流,伴隨著我的生命之河流淌

  母親在世時,我從來不曾想到母親的生命之河和我的會如此糾纏。雖然我的生命河流從母親的子宮源頭流出,但這條我自以為獨立的河流,早已如大江般奔向生命的海洋。我早已忘記親子宮里羊水的波動,早已不復憶起我的時間河流最早的源頭。

  母親離開后,她不再只是那個母女關系中的母親,我突然意識到,母親是一個女人,也有她自己的時間長河。最奇異的是,我開始感知到母親的時間河流和我的之間存在關聯。我發現,隨著母親的逝去,母親的時間河流竟然在我的生命中重生了。

  母親生我那年才20歲,從師范學校畢業一年多。母親原是一個心高氣傲女子根本不想那么年輕就走入婚姻,擔起家庭及母親的責任,但命運為母親安排了一條并非她心甘情愿走的路。母親18歲那年,來自江蘇省的父親在臺南的藥房中遇到了她。父親看上了這個白皙害羞少女,在付了一大筆聘金后,阿嬤阿公答應了父親的提親,讓他們的長女嫁給了大她14歲的男人

  就世俗標準而言,母親嫁得不錯,她其實不需要小學教書,但她堅持職業婦女

  我看著母親結婚時照片,以曾經在19歲時間之河中的我,進入她的時間之河。19歲的我還是個沖撞成規、充滿文藝熱情愛情夢想的少女。我的人生剛開始朝具有無限可能大海伸展,但母親的人生已經被社會及家庭規范運河承載著各種傳統的責任。

  母親個人不甘,換回了她整個娘家安穩。父親之前一個人在臺灣,娶了母親之后,負擔起母親全家生活費教育費,成為親戚朋友口中最孝順女婿。在人生的天平上,父親未免付出過多;但在與母親關系的天平上,他也得到了許多。

  母親在婚前戀愛過嗎?18歲以前的她是否有過充滿少女情懷憧憬?母親曾在我17歲時,因我過于狂野、過著逃學離家的生活而告訴我她當年求學的困難。母親初中畢業后,因家庭變故無法繼續高中,只得去食堂打工。但母親的初中老師堅持要這位一直是學校第一名的好學生繼續求學。他為她報名參加師范學校的入學考試,母親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他到她的家中去說服她的父母,告訴他們讀師范院校不用花錢,學校每個月還會給零用錢,可以貼補家用,于是母親獲得了求學的機會

  這位幫助過她的男老師,是否曾讓她這名女學生有過少女情懷呢?

  當年37歲的母親對17歲的我,一直采取放任自流管教方式,就是因為她希望我可以擁有她不曾擁有的人生,但她也不希望我因過分撒野而走上艱難的道路

  17歲的我,其實無法了解37歲的母親,甚至無法了解17歲的自己,更無法了解曾經也是17歲的母親。母親在67歲時離開人間,當時47歲的我,突然跨進了母親的時間之河。

  47歲的我,早已理解17歲的我是怎么一回事同時也了解了17歲時的母親的生命狀態。但在母親生前,我何曾感受過她的時間之河,何曾想到她也有過身為少女的時光

  47歲的我,懂得了自己的37歲及母親的37歲。在17歲的我看來,37歲的母親是相當老的女人;37歲的我,卻覺得自己仍然很年輕。選擇不做母親的我,沒有一個孩子來對應我的年齡,所以讓有著37歲身體的我,依然保持著27歲的心境

  但母親的27歲、37歲是如何度過的呢?身為女兒,我看到的從來只是身為母親的她,而不是一個處于不同年紀歲月階段的女人,更不用說去想她的心理狀態。母親27歲時,我7歲,她會帶著我去裁縫店做母女同款的洋裝。但我可曾好好看過母親27歲時年輕的身影?這些影像并不曾留在我的心靈中,只留在斑駁的照片上。但母親去世后,當我終于進入她的時間之河時,突然可以憶起母親獨立的生命。我不再以女兒之眼,而是以女人之眼去注視母親作為女人的身影。

  母親67歲時因卵巢癌去世。去世之前的半年,她一直處于極大痛苦之中。奇怪的是,在母親離開前的最后一個月,我開始腹痛;而在母親結束痛苦時,我的腹痛也神奇地消失了。一般人說母女連心,對我而言,則是母女的卵巢與子宮之間的相連。

  母親離開后,47歲的我立即懂得了自己47歲的生命狀態。我原本一直把47歲活成37歲,卻始終躲不開歲月的鏡子。如今已經一腳踏入母親時間之河的我,不只感受到17歲、27歲、37歲、47歲的母親,甚至開始懂得超越自己年齡階段的時間之河。通過母親,我開始面對自己47歲的身體和心靈。

  47歲時的母親,考上了臺灣師范大學夜校,花了幾年時間拿到一張在她的工作中派不上什么用場大學文憑。但這是母親人生的文憑,是讓她找回自己可以掌控的人生的一種方式。

  47歲的我,一直活在自己可以掌控的人生中。不管是在工作、婚姻中,還是在人生目標上,都不太遵守社會規范的我,卻有著美滿幸福的生活。也許我成了母親有陰影的人生中光明一面。在母親生前,我知道她一直以我為榮,又或者說,她可能羨慕我活出了她不能擁有的精彩人生。

  47歲以前,我覺得自己和母親走的是根本不相連的兩條人生道路:我的自由相對她的不自由,我的幸福相對她的不幸福。在母親離開后,兩條原本各自奔騰的時間之河卻再度相連,讓我回憶起自己生命的源頭。我的時間之河中有母親的時間之河,母親的時間之河中有我的時間之河。

  如今的我可以不依靠照片,而通過心靈之眼清楚地看到47歲的母親,不只是從腦子里知道,而且是從心里知道她為什么要重回校園——唯有這種方式可以讓她脫離人生軌道,讓生命的火車開回年輕時曾經錯過的人生。

  時間的河流,是一條可以反復向前看或向后看的河流。原本我只能回顧自己的過去,卻因母親離去所帶來的永恒之眼,看到自己的未來與母親的過去交織的時間之河。

  我知道自己必將走過母親所走過的旅程,我的子宮終將萎縮,我的肌膚終將失去潤澤,我體內的基因終將以母親記憶中的方式活動。母親的痛苦終將成為我的痛苦,雖然我的幸福從來不曾是母親的幸福。

  如今,通過時間的河流,我走入了母親一生光陰故事

  (遠 流摘自中信出版集團文化尋味》一書,李小光圖)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0613 河南快3遗漏 快乐飞艇是正规官方开的 澳门足球指数网 山西快乐十分7天前走势 kk棋牌游戏大厅 nba比分推荐 王者荣耀助手 喜乐彩 天津快乐十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