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張爽:相見時難別亦難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情感文章 >

張爽:相見時難別亦難

2019-12-19 01:53:38 作者:張爽 來源:讀者 閱讀:載入中…

張爽:相見時難別亦難

  “很快你就82歲了。身高縮短了6厘米,體重只有45公斤。但是你一如既往美麗優雅,令我心動。我們已經在一起度過了58個年頭,而我對你的愛越發濃烈。我的胸口又有了這惱人的空茫,只有你灼熱的身體依偎在我懷里時,它才能被填滿……”安德烈·高茲坐在床上,輕輕地讀著寫給妻子的信。多利娜倚在他的胸前,身體微微顫抖,高茲用手撫過她的臉頰,才發現她正默默流淚。

  1947年9月,師從哲學家薩特的年輕學生高茲,正忙著在法國巴黎找一份報社編輯工作。生于奧地利,又在瑞士洛桑上學,初到這座陌生城市,高茲的生活格外單調

  那天,一個同學邀請高茲參加一場派對浪漫的巴黎青年,在舞池中翩然起舞。高茲舞藝不精,只好坐在一旁欣賞。不遠處,3個男青年正圍著一個女孩,央求她一起打牌。女孩有理他們,而是徑直向高茲走來,邀請他共舞。靦腆的高茲搖手拒絕,他漲紅了臉說:“我不會跳舞。”女孩笑道:“好吧,希望等你學會跳舞后,可以主動邀請我。”她轉身離開。高茲望著女孩的背影心潮澎湃,忍不住問同學:“她是誰?就是那個充滿活力皮膚珍珠一般的女孩。”同學笑著說:“她叫多利娜,難道你對她動心了?”高茲沒有回答。在他的心底,多利娜美麗、高貴大方,如同米洛斯島上的阿佛洛狄忒,不可能看上他這樣的窮酸書生

  這次相遇后的一天,他望著窗外發呆時,突然看到了熟悉身影。多利娜正經過他的樓下。那一刻,高茲相信命運,他匆匆沖下樓,假裝無意邂逅。那天的太陽明艷,多利娜美麗極了。高茲鼓足勇氣,問道:“你可以教我跳舞嗎?”“可以。”多利娜回答道。其實早在初見時,她就有些傾心于這個面帶憂郁的青年。

  在高茲的童年里,父母受到反猶太主義侵襲,他的學習生涯顛沛流離。這種不穩定,讓他對婚姻有一種天生的畏懼。“什么能夠證明,在10年或20年后,我們歷經滄桑,而婚姻的契約仍能滿足我們的欲望呢?”高茲向多利娜袒露心跡

  “如果你和一個人結合在一起,打算度過一生,你們就將兩個人的生命放在一起,不要做有損你們結合的事情建構你們的夫妻關系就是你們共同的計劃,你們永遠需要根據環境變化而不斷加強、改變,重新調整方向。你們怎么做,就會成為怎么樣的人。”多利娜的回答讓高茲無法抵擋,他甚至認為,多利娜才是真正的哲學家。他們的靈魂產生共鳴,這促使他們一起成長。1949年的秋天,在眾人的祝福聲中,他們喜結連理

  婚后的日子,雖然貧窮,卻充滿幸福。每天早上,高茲都會靜靜地望著躺在身旁的多利娜。他說,那時的自己,仿佛是在欣賞充滿柔情奇跡。而這份奇跡的力量,讓高茲不知疲倦投入精力堅持創作。但是,其著作即使在薩特的鼎力推薦下,依然沒有出版商愿意刊印。

  高茲很失望,也很失落。多利娜抱著高茲,親吻著他的額頭。“沒有關系,你的生命還有很長的時間,要去創作更多的東西。”高茲在妻子面前,第一次流下眼淚

  1950年的春天,在新婚的高茲看來,春寒料峭禍不單行,他所在報刊社因為種種原因破產了。抱著一箱辦公雜物走在回家的路上時,他不知道該如何向多利娜解釋

  “沒有這份工作,我們一樣過得下去。”多利娜把做好的菜端到高茲面前,“不過,以后牛肉我們要少吃一點了。”她的調侃,讓高茲感到既甜蜜心酸

  在那之后,多利娜找了幾份兼職。高茲心疼不已,但多利娜告訴高茲:“愛上一個作家,就是愛上他的寫作。你的天賦是寫作,那就堅持下去。”高茲被多利娜的這份力量感染,此后筆耕不輟,陸續以戈爾茲為名發表作品,在巴黎文化界引起了很大反響

  隨著高茲稿費增加,兩個人的生活也有了改善。1958年,高茲的第一本著作《叛徒出版,但是,高茲在這本具有自傳性質的書中,只用了些許語言談及愛情,還把多利娜塑造成很卑微形象

  高茲的聲譽越來越高,他進入《現代》雜志編委會,這家由哲學家薩特創辦的雜志在當時負有盛名。不久后,高茲又創辦了《新觀察家》周刊開始陷入應接不暇應酬吸引了許多追隨者

  某天,多利娜突然平靜地告訴高茲,她希望離開他,以免愛情墜入爭吵和背叛深淵。她建議說,最好的方法是分開一段時間,希望高茲能夠根據自己實際愿望,做出人生選擇

  高茲開始反思,他清楚地知道,這段時間里,自己被名聲所累,也傷害了多利娜。他懇求多利娜原諒他。看著高茲的眼睛,多利娜相信了他,回到家中。從此以后,高茲更加尊敬妻子。

  隨著歲月流逝,高茲和多利娜的感情越來越深厚,他在每一場活動中都會帶著妻子。多利娜是一個智慧女人,她聰慧又好學,與哲學家、作家相談時不卑不亢,連薩特都非常喜歡和她交流。本來多利娜在理知識比較欠缺,但她很快就學會了那些生澀專業術語,開始與學者巧妙辯論起來。

  1973年的秋天,多利娜間歇性的頭痛發作了。一開始,她以為是氣候變化導致的疾病,但疼痛很長時間都沒消失。高茲帶她去醫院檢查后才發現,是因為多年前多利娜治療腰椎時,注射的藥物產生了嚴重副作用。他深深自責,正是因為自己終日忙于工作,妻子才會過度勞累,腰肌勞損。醫生隨后的話,更讓高茲絕望。“她得了蛛網病變,這很致命,我們盡力保障她5年的生存期。”

  走回病房,看著正在病床上打盹兒的多利娜,高茲才發現,他曾經以為哲學、寫作對自己來說是最重要的,但事實上,如果沒有了多利娜,他就會失去一切。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醫生建議多利娜到鄉下療養。于是,高茲放下所有事情,陪著她回到自家的農場。她說想要在綠樹成蔭地方看書,他就在農場前后栽種了200余棵樹。等到這些樹木都成材了,還在照顧妻子的高茲,也是病痛纏身。一天,他們討論了人生即將到來的不同結局,但是,兩個白發蒼蒼老人,都不愿意在對方走了以后,孤獨地活下去。他們決心一起告別人世

  于是,他們相擁著,就像當年新婚時睡在沙發上一樣,擠在一起。高茲輕聲讀著寫給妻子的信,多利娜流著淚……當人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躺在那里,閉著眼,寧靜得像睡著了一般。

  而在不遠處的書桌上,翻開的本子里,寫著這樣一句話:“我們經常對彼此說,萬一有來生,我們仍然愿意共同度過。”

  (琴 羽摘自《莫愁·智慧女性》2019年第25期,沈 璐圖)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2014年75期特码资料 25选7中奖号码是多少 国彩项目合买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163 股票行情今天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体球探网即时比分 快乐10分破解软件 老11选5开奖任选三单式票 七星彩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