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鼓舞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勵志文章 >

鼓舞

2019-12-19 01:47:12 來源:讀者 閱讀:載入中…

鼓舞

  從暗處一步步走向舞臺,廖智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雙紅色高跟鞋

  細長的鞋跟踩在地板上,發出“嗒嗒”的聲響。鞋里是一小塊硅膠材質的、膚色的“腳背”,“腳背”往上是兩個黑色的球狀“腳踝”,“腳踝”上有兩根銀色的、像棍子一樣連接管,這些組成了廖智的“小腿”;再向上,是兩段金色的腿形接受腔,它們就像膝蓋,把廖智肉體大腿人工的“小腿”連在一起。

  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廖智失去了自己的兩條小腿。當時,這個年僅23歲的姑娘被埋在廢墟下26小時,一條鋼筋從她的右腳穿過,一直延伸到小腿。被人從廢墟下“拽”出來后,她簽署了自己的截肢手術同意書,之后,便是漫長的與義肢相伴的日子

  穿紅色高跟鞋時搭配的那雙義肢,是廖智最常用的,她更喜歡把它們叫作“我的腿”。

  “走在路上,經常有人喜歡多看我兩眼,我相信是因為我這雙獨特的腿。但我更愿意相信,他們覺得我非常特別可愛。”廖智嘴角上翹,眼睛彎成月牙形狀臉上掛著甜甜的笑。

  “在我的生命中,有七八雙‘腿’。”2019年11月1日,在北京大望路附近的一處公寓里,廖智又一次拿自己的義肢開起玩笑陽光從窗口灑進來,廖智站在窗臺邊,整個人被一層金色的光芒籠罩著。陽光下,她穿著那雙搭配紅色高跟鞋的“腿”。

  之所以對這雙“腿”青睞有加,是因為大部分義肢的假腳與連接管呈垂直狀態,這是為了保證受力均勻。但這雙義肢是廖智的丈夫查爾斯為她量身定做的,查爾斯是義肢技師,這雙義肢可以在黑色球狀腳踝處調試出傾斜的角度:正好可以把假腳放進高跟鞋里。

  除了這雙義肢,廖智還有很多“腿”:一雙是美術學院學生送的,上面有鳳凰樣式雕花,“像一件藝術品”;一雙的接受腔是白色的,廖智經常穿著它們搭配短褲;一雙被做得像南非運動員刀鋒戰士”皮斯托瑞斯的義肢,底部微微彎曲,有彈性,廖智會穿著它們出去跑步;還有一雙真腿和假腿的聯結處不能固定,一次廖智跳舞時,它們像暗器一樣被甩進觀眾席……

  那之后的義肢經過定制改良,不會再出現跳著舞就“飛出去”的情況醫生問廖智還有什么要求時,她“夾帶了私貨”。“我跟醫生說,你幫我調一下,我想長到1.6米。”廖智說。

  在國內,許多穿戴義肢的人會用塑料泡沫金屬連接管包裹起來,外面再加上一層膚色的硅膠,這樣的義肢更像真腿。但廖智不會,她喜歡連接管裸露在外面的感覺,因為這樣看起來很酷。

  每次去幼兒園女兒,廖智都會因為自己的“腿”被小朋友圍觀。“他們每次都說‘那個機器人阿姨又來了’,還有的小朋友會問:‘阿姨,你怎么又換腿了?’”廖智說。每當這時,廖智的小女兒就會一把抱住媽媽的義肢,說:“這是我媽媽的腿,你去找你媽媽的腿。”

  與許多殘疾人不同,廖智不會因為自己的“腿”而感到不好意思,甚至有時認為義肢給自己帶來了方便

  2013年4月四川雅安地震后,廖智和志愿者們到震區救災。為了節省空間大家擠在一輛汽車里,后排坐了4個人。廖智最后一個上車,上半身剛進去,腿就沒地方放了。她把義肢取下來,往肩膀上一扛,車就這么開走了。

  廖智失去真正的腿,已經11年了。如果不是那個她至今不知道名字男孩,她失去的或許不僅僅是自己的腿。

  2008年5月12日,廖智與婆婆、不到1歲的大女兒蟲蟲待在綿竹市漢旺鎮的家中。地震發生后,她被埋在了自家房子的廢墟里,身上壓滿了混凝土預制板。救援人員不敢用吊車,怕脆弱的預制板發生斷裂,對廖智造成二次傷害;又怕人工打洞耗時太長,耽誤救援。就在救援工作一籌莫展時,一名個子小小的男生鉆到廢墟里,來到廖智跟前。

  廖智確定,這個人不是救援隊的,就是一個講方言的本地人。被埋了十幾個小時后,終于見到了“外面的人”,這讓廖智非常激動。她抓住男生的手,舍不得讓他走。“他說沒事的,我就是來救你出去的。”廖智回憶道。

  男生帶了鐵鍬、鑿子之類的工具,與廖智輪流在她左腿上方打洞,外面的人員也在配合,一小時后,終于敲出了一個小小的口子。余震到來前,男生被叫了出去。余震后,男生又鉆了回來,他哭著說:“你一定不能死在里面,我們救了你這么久,你一定要活著出來。”

  被埋了26小時后,廖智真的活著出來了,但她的大女兒蟲蟲和婆婆都沒了。

  2008年5月21日,廖智轉院到重慶時,導演任虹霖正在那里籌備世界小姐”重慶賽區的比賽,他帶了一群工作人員到醫院慰問。他聽說過廖智的故事:一個失去了孩子的“80后”母親的故事。

  站在病房門口,任虹霖看到一名個子小小的女孩坐在床上,和人說說笑笑,他不確定這是不是廖智。因為其他從震區轉來的傷者哭喪著臉,這個女孩更像是去慰問的。

  任虹霖對廖智的印象太深了,知道她曾是舞蹈老師,便琢磨著能不能以藝術形式做一個節目,去感染那些災難中的幸存者。“我問她,你還想不想跳舞?她很驚訝,說我想,但是我還能跳嗎?我說能跳啊,只要你想,就能跳。”任虹霖說,那番對話后,《鼓舞應運而生

  在廖智看來,有人為她創作一支舞蹈,讓她可以因此多一些收入,這很現實,也是對她的幫助。這些人和那個幫她求生的男孩一樣,不圖回報。在那個時刻,廖智認為自己可以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比如完成《鼓舞》,或許人們會從她的經歷中看到另外一種詮釋生命可能:沒有了雙腿,我依然可以創造價值

  

  但對于一個失去雙腿的人,跪在鼓上跳舞并不容易更何況當時廖智的雙腿只經過了簡單的截肢處理,殘肢下還有許多突兀的骨刺。每次練舞前,她都會為雙腿裹上一層又一層厚厚的紗布,可無論裹成什么樣,訓練結束后紗布都會變成“兩包血”。

  任虹霖看不下去了,主動表示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預估。“要不就不跳了。”任虹霖說。但廖智依然堅持,頂著重慶夏天40℃的高溫,在不吹空調、不讓傷口感染的條件下,練了一個多月。

  2008年7月14日,《鼓舞》首演當天,800人的場地座無虛席。從廖智亮相開始,所有人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直鼓掌、叫好,直到節目結束。任虹霖站在臺下跟著觀眾一起哭,他說:“這不是最好的舞美,沒有最好的燈光,但一定是最好的表達。”

  因為《鼓舞》,廖智成了名人代表了那場震驚世人的災難中鼓舞人心力量。2009年年底,她受災區的一所學校邀請,去探望地震中重傷的孩子。那里的許多孩子和她一樣,做過截肢手術。

  廖智發現,這些孩子總是穿長褲,特別害怕被人看到自己的義肢,而且不愿坐輪椅。有時東西就掉在眼前,他們也不愿站起來撿,要等老師或志愿者幫忙。

  廖智不愿看到孩子們這樣生活下去。一天下課后,她取下自己的義肢,一手舉著一條“腿”,說:“你們知道嗎?我的兩條腿都有名字,左腿叫大象右腿粽子,你們看像不像?你們的腿有名字嗎?”

  孩子們愣住了,但很快笑成一片,興奮討論著要給義肢起名字。從那天起,他們對義肢的態度發生了改變

  第二天,廖智帶著輪椅來到學校,她的目標是讓孩子們接受輪椅。

  以往上課時,中間會有休息時間,但那一次,廖智站著講了一小時,孩子們也站著聽了一小時。她還讓人撤走了教室里的凳子,直到下課后,才請朋友推進來幾把輪椅。

  站累了的女孩子,先在輪椅上落座了。男孩子們卻看了看彼此,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廖智假裝沒看見,帶著坐在輪椅上的孩子們做起了游戲,開火車、接龍、旋轉,孩子們越玩越開心。男孩子們這才漸漸坐上輪椅,加入游戲的隊伍。廖智說,他們忽然發現,坐輪椅不是一件羞恥的事,而且很正常,“坐在輪椅上,照樣可以很快樂”。

  “一個健全的人去給孩子們做心理輔導人家會覺得你站著說話不腰疼,但廖智不一樣。”任虹霖說,廖智是在用行動告訴那些肢體殘障的人:我們的條件是一樣的,我可以做到的事,你也可以做到。

  廖智知道,當孩子們愿意接受自己時,他們面臨的挑戰才剛剛開始。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他們會在街頭看到別人異樣目光。但更可能的是,他們根本不會走上街頭。

  廖智接觸過一個家長,因為孩子是聾啞人,家長從不帶他出門。還有一位媽媽,孩子的聽力問題,只是天生沒有耳郭,可媽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甚至說過“恨不得從來沒生過這個孩子”。

  “這些家長有很強的病恥感,為什么別人的孩子都健健康康,只有我的孩子是這樣?他們會覺得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廖智說。但這個群體人數不少,據中國殘疾聯合會統計,中國的殘疾人有8500萬。

  當大部分殘疾人不愿出門時,出門的那些就可能被當作異類

  廖智的朋友文壹陽記得,第一次和廖智見面時,她穿了一條短褲。文壹陽之前和她在網上有過交流了解她的故事,對她的腿很好奇。但他只敢看她的臉,不敢看她的腿甚至身體,只能趁低頭拿手機時偷偷瞄兩眼。“我很尊敬她,不想傷害她,但我不知道是看她的腿比較好,還是不看比較好。”文壹陽說。

  汶川地震前,廖智從未在生活中見過穿戴義肢的人,現在,她想鼓勵更多的殘疾人走出家門:“走出去,被人看到了,才會解決問題。”在她看來,很多時候,大家對殘疾人群缺乏了解,就是因為在生活中根本沒有接觸過這類人:見不到,更不要說相處之道了。

  廖智到美國換義肢時發現,在那里沒人把義肢和身體殘障當回事,義肢上的金屬都是露在外面的,穿義肢的人還可以當模特參加時裝秀。“這就跟戴眼鏡一樣,我相信第一個戴眼鏡的人也受到過很多關注,但現在大家都覺得很正常,沒人會因為你戴眼鏡而多看你兩眼。”廖智說,自己從那時開始去掉了義肢的膚色外殼,穿上一條短裙,就出門逛街了。

  2013年從美國回來后,廖智和查爾斯組織了多次殘疾人的聚會,大家分享工作、生活中的趣事煩惱,再一起嘗試著解決問題。他們想到的方法,是在國內推廣殘疾人和健全人“共融”的理念,比如在網上幫助殘疾人創業舉辦由殘疾人主導的時裝秀等,這些活動可以幫助殘疾人找到自身價值。

  “發現別人的價值和找到自己的價值,這是很重要事情。”廖智說,“我不覺得這是在幫助別人,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我也是在幫助自己。”

  (子 野摘自微信公眾號“剝洋蔥people”)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讀者發表的讀后感】

查看鼓舞的全部評論>>

評論加載中……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股票推荐_天牛宝 ,新浪体育 快乐十分多少钱一注 qq欢乐升级腾讯版官方 网上电子游艺 河北快三 dnf赚钱搬砖外挂 博远棋牌网站最全网站 七乐彩走势图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