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工作的未來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勵志文章 >

工作的未來

2019-12-19 01:46:11 作者:吳晨 來源:讀者 閱讀:載入中…

  工作的未來
       職場變化 如果梳理一下歷史科技變革給工作和職場帶來的變化,可以簡單總結為3次主要的轉型,而伴隨著每次轉型都有大量工作被消滅,同時又有大量新工作被創造出來。

  第一次轉型是農業社會工業社會的轉型,起始于18世紀;第二次轉型是電腦的廣泛運用推動的工業向服務業的轉型,起始于1973年個人電腦的興起;第三次轉型則是以2015年作為起始點,開啟了以人工智能為主要推動力的邁向數字經濟時代的轉型。

  中國,作為前兩次大轉型的跟隨者和追趕者,在第三次轉型中,企業人力資源管理面臨三重挑戰,或者說三重疊加

  在向數字經濟轉型的過程中,職場發生巨大變化。一方面,每個人都有機會尋找合適的工作。在變化劇烈的職場,找到和抓住合適的機會對個人的發展而言變得至關重要,職場的進階之路不再循規蹈矩。另一方面,每個人也面臨更多挑戰,因為職場晉升傳統被打破了。很多職業從原先的向上晉升,變成了左右運動。這種左右運動需要可能不只是跨越公司邊界(也就是不斷跳槽),可能還需要跨越不同行業(跨界)。

  有三大因素推動了此次轉型,分別是哈維爾定律、摩爾定律和網絡效應

  哈維爾定律。以谷歌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哈維爾命名的這條定律,認為未來的創新是聚合式創新,即從各種領域現有模塊技術出發,進行創意的合并與組合,以推出全新的高估值產品服務。因為組合方式有非常多的可能,創新也就變得日益多元化

  摩爾定律。最早由英特爾公司創始人摩爾提出的這一定律強調硬件的運算速度平均每18個月翻一番。在過去50多年里,摩爾定律基本上準確地描述計算能力幾何提高。步入數字經濟時代,這種算力的增長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是人工智能的能力提升,其次是訓練人工智能的數據量的增長,這種數據量的增長甚至比摩爾定律描述的更快。二者相輔相成,成為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一大引擎

  網絡效應。網絡效應最簡單的解釋是一個數字平臺上的產品和服務,使用的人越多,最新使用者獲得感就越強。具備網絡效應的平臺,它的價值隨著平臺上所聚集人數的增長而迅速增加,提供免費服務的平臺聚合起來就可能變成高估值的公司。

  哈維爾定律、摩爾定律、網絡效應,這三大推動力正在推動數字經濟時代所呈現爆炸式增長。問題是,人們對數字經濟帶來的轉變,對機器取代工作過程的理解,更像是“溫水青蛙”。與去工業化過程中大型工廠關閉帶來的失業和大量制造業崗位流失的巨大沖擊和陣痛不同,這一輪轉型帶來的改變很難讓人馬意識到。

  當蘋果手機剛剛面世時,誰也沒有預測到它竟然是一個改變人類工作和生活方方面面的產品。最早的蘋果手機基本上是一個使用觸摸屏幕的進階版iPod,甚至電話功能還因為天線問題而不甚完善。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的生活發生了本質改變。新的圍繞著智能手機作為終端的產品和服務,諸如地圖外賣單車等,層出不窮。只是,如果問什么是數字化轉型的分水嶺,大多數人說不出來。

  科技變革到底是如何在消滅舊工作的同時又創造出新工作的?科技、商業和社會之間到底會如何相互碰撞產生作用?歷史上有不少例子值得我們借鑒

  先來看一下汽車取代馬車歷程。1865年,面臨蒸汽機車可能會大規模取代馬車作為運輸工具,甚至在由蒸汽驅動的“汽車”會成為道路上的主要交通工具并危及馬車和車夫時候,英國推出了一條法案,俗稱“紅旗法案”。法案規定,在道路上行駛的“汽車”(也就是使用機器動力的車輛),需要至少3個人來操控,其中一個人需要在車輛前面幾十米的地方步行,舉著一面紅旗,讓來往的車輛和行人知道即將有汽車經過。此外,法案還規定了汽車的限速標準,在鄉村是6.4千米每小時,在城市是3.2千米每小時。這個法案有效抑制了蒸汽動力在工業革命后發展最快的英國全面淘汰馬車的步伐。法案直到30年后才被廢除。此時,已經出現了新的動力方式——內燃機。

  那么由內燃機驅動的汽車在發明之后多久才全面替代了馬車呢?仔細梳理一下歷史就會發現,量產的汽車替代馬車也花了整整20年的工夫。馬車發展的極盛時期,并不是在汽車發明之初,而是在1910年左右,那個時候福特已經開始流水線生產福特T型車了。

  預測科技帶來的變革特別難。1894年的倫敦《泰晤士報》就提出過一個著名預言:到1940年,倫敦每條街道都將被埋在3米深的馬糞下面。雖然1885年配備汽油發動機的汽車已經發明,但是到1910年,馬糞的確成了最令紐約市政府頭疼的問題,可以說《泰晤士報》準確預測了馬車持續增長了十幾年后的情況。它沒有預測到的是,隨后馬車的擁有量會斷崖式下跌。到了20世紀20年代末,美國的馬匹總量就只剩下十幾年前鼎盛時期的零頭

  再看一下集裝箱顛覆航運業的過程。有關標準集裝箱的概念很早就有人提出,但是要真正推動集裝箱的使用,需要各個利益相關方——主要是船運、卡車火車貨運公司,還有碼頭——確定標準,這并不容易。其面臨的挑戰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碼頭的裝船工人,裝卸散裝船需要幾百名碼頭工人花上一兩個星期時間,散裝貨船裝船時非常危險,經常有工人受傷甚至喪命。此外,散裝貨輪的運量也有限。而裝卸集裝箱只需要幾個小時,運量就會大幅提升。雖然集裝箱明顯優于散裝貨輪,但是如果轉用集裝箱,可能會導致大量工人失業,轉變首先就會遇到港口工人的抵制。另一方面的挑戰則來自卡車司機。和碼頭工人一樣,在散裝船時代,任何能運貨的車輛都能到碼頭參與運貨,雖然集裝箱的采用可以讓卡車裝卸更便捷,但是這意味著卡車司機需要花大價錢購買標準的集裝箱貨車,對這些司機而言,科技變革帶來的痛苦不言而喻

  航運業很早就意識到采用集裝箱會給貨運業帶來巨大的效率提升,但是要真正全面采用這一新技術,需要克服來自勞工方面的阻力事實上,推動航運業這次重大變革的,并非創新者,而是一位很有前瞻性眼光商人麥克林——他抓住了一場歷史的機遇

  20世紀60年代末,美軍陷入“越戰泥潭,不斷往越南增兵之后需要運輸大量補給。當美軍向商界詢問誰能提供更有效的物流支持時,麥克林毛遂自薦推薦采用集裝箱。而集裝箱被證明在一個整合的物流系統(整合了火車、航運和卡車)中最有效率

  故事到這里還沒有講完。大量碼頭裝卸散裝船的熟練人面臨失業,怎么解決?最終的妥協方案是讓港口在享受新技術帶來的效率和吞吐量激增的同時,對既有的熟練工人給予保護,被稱作額外照顧。這種額外保護規定,碼頭按照集裝箱貨輪出現之前的工人總數雇用工人,即使已經不再需要那么多工人,仍然要確保他們不會失去工作。類似做法在柴油機車取代蒸汽機車時也是如此,英國的鐵路在同一時期就曾經規定,在使用柴油機車之后,仍然在車上設立鏟煤工的職位——也就是給鍋爐加煤的崗位——即使柴油車不再有鍋爐,也不再需要加煤了。兩個類似的規定,都給那些因為科技變革而失去工作的技術工人提供一個有保障的緩沖期。

  預測工作的未來,有兩條思路

  第一條思路是:“未來不會是現在的改進版或者增強版,一臺電腦絕對不是一臺更好的打字機!”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如果用線性思維來預測未來,一定會紕漏百出。1894年《泰晤士報》對馬車未來的預測之所以謬以千里,就是用線性思維推想經濟發展會帶來馬車需求的激增,從而導致滿街的馬糞無人清掃,卻沒想到汽車因動力的提升完成了對馬車的整體取代。

  汽車因規模生產而變得價廉物美和在發達國家被廣泛使用,也帶來了一系列的變化,這是無論什么人在100多年前都難以預見的。比如汽車推動的美國郊區化運動給大城市的布局帶來了根本性變化,而高速公路網的建設也催生了零售連鎖業的變革。可以說,汽車給經濟和社會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它所創造出的全新崗位,是無人能預料到的。

  第二條思路則是:歷史總是在不斷重復。這是不是與第一條相矛盾?不是剛說過,別一看見鍵盤,就把未來的電腦想象升級版的打字機嗎?

  事實上,的確有太多的例子證明,歷史是不斷重復的。比如加州關于無人駕駛運輸車輛行駛的規定就和150多年前的“紅旗法案”類似。法律規定無人駕駛汽車需要有人在旁邊監督,需要插上紅旗來標識它是一輛無人駕駛汽車。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例如2016年倫敦兩萬多名出租車司機罷工,抗議優步給他們帶來的生計上的困難,就和200年前盧德分子在英國制造的騷亂類似。倫敦出租車司機指責優步司機“不專業”“不安全”,這恰恰代表了“技術+全球化”給職場帶來的“不公平”的感覺,和盧德分子指責自動紡織機搶了有經驗手工織工的飯碗如出一轍

  兩條思路都直指一個預測未來工作的關鍵點:不要去保護職業崗位。在科技變革面前,舊工作被取代,新工作被創造出來,司空見慣,卻很難準確預測。需要去思考的是如何保護勞動者,為他們構建避風港。職場雖然要更靈活,但是在工作中有保障對于勞動適應變革最重要

  面對科技帶來的變革,全社會都需要樹立一種正確態度。科技變革會給商業帶來巨大的變化,一味去阻礙變革是不可能的,但變革也一定會帶來苦痛關鍵問題是,應該由誰去承擔變革帶來的經濟與社會成本和失業的苦痛?怎么才能讓更多人,至少讓資本和勞動者能夠共同分擔變革的成本。

  從這一角度去看“紅旗法案”,就不難理解它其實是在高科技突飛猛進的道路上人為設置路障,它所采用的規定崗位和限制速度等方式,看起來是阻撓先進技術的采用,但又何嘗不是在保護馬車車夫既有的權益。同樣,無論是額外照顧法案,還是保留鍋爐工的崗位,本質上都是通過制定法規的方式,確保不只是由勞工來承擔技術變革所帶來的失業痛苦。

  為勞動者提供工作的保障,在數字化轉型的變革中將更加困難,因此也更加重要。在當下,顛覆既有的工作模式,用機器取代人工,注定可以盈利。創造新工作,尤其是那些未知的工作,卻很難確定有利可圖。或許2019年8月美國商業組織“商業圓桌會議”對公司宗旨的重新定義是一個標志性的開始,近200家大公司的總經理贊同股東利益不再是一家公司最重要的目標,公司的首要任務是創造一個更美好的社會。更美好的社會,需要從每個人都能找到合適的工作開始。

  (綴 玉摘自《經濟觀察報》2019年10月14日,劉 宏圖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讀者發表的讀后感】

查看工作的未來的全部評論>>

評論加載中……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大小单双中特 股票涨跌幅计算 公式规律===一尾中特 竞彩比分直播500n 彩票福建22选5福开一奖 36选7开奖结果 190足球比分 江苏体彩11选5遗漏号查询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派彩电子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