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當尋死的女孩遇到殺人犯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經典文章 > 經典美文 > 經典精選 >

當尋死的女孩遇到殺人犯

2019-12-07 23:46:45 作者:晶姐兒 來源:夜目 閱讀:載入中…

當尋死的女孩遇到殺人犯

  吶,等你關注都等出蜘蛛網了~

  凌晨三點的街上有凡人看不見的東西:哭泣的酒鬼、撿尸的野狗、下班的妓女死去的愛情和不需要睡覺的創業者

  這是一群半夜睡不著覺,到處瞎逛的神經病故事

  1

  晚上十點半,最后一趟公交車在江瑜面前停下,又開走了。

  她慢慢站起來,把羽絨服外套脫下,疊好放在椅子上,然后穿著白色婚紗,輕飄飄地朝著馬路中間走去。

  剛走上行車道,一名男人已經先她一步,搖搖晃晃地跑到了馬路中間。

  他腳步虛浮,看起來是喝多了,而一輛混凝土攪拌車正尖嘯著沖他開過去。

  急促喇叭聲刺耳的剎車聲,此起彼伏響起來,他都不為所動

  快速閃爍車燈照在他茫然臉上,他竟然還笑起來!

  瘋了!

  江瑜暗罵了一句,沖上前一把將男人抓住,拽倒在路邊。

  攪拌車歪歪扭扭地呼嘯而過,很快便矯正方向平順地朝前面駛去。

  路上再次恢復平靜

  男人卻壓在江瑜的身上,像頭死豬。

  “喂!你給我起來!”

  她想把男人推開,可是沒有力氣,她有點后悔這兩天沒吃飯了,不然現在也不至于一點力氣都沒有。

  男人總算沒徹底昏死過去,他哼哼唧唧地撐著地,剛要翻身挪開,卻在她身體正上方忽然停住,喉嚨里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江瑜瞪大了眼睛,趕緊往旁邊躲開,然而已經晚了。

  男人吐在她胸口,她的頭發上、衣服上,到處都是難聞的嘔吐物。

  江瑜胃里一陣翻涌,也歪頭吐起來。

  但她只吐了些酸水,為了死的干干凈凈,她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

  站起來的時候,婚紗被男人的上衣拉鎖勾住了,嘶啦,扯出了一個大口子

  憤怒直沖上頭頂,她狠狠踢了那男人一腳:你賠我婚紗!

  酒鬼哼哼了兩聲,閉著眼睛抱住了她的腳。

  “老婆……老婆你回來啦……”

  她本想再踢他幾腳,但她沒有力氣了,于是抓起了羽絨服,轉身往家走。

  她得回去先把裙子洗干凈,把自己也洗干凈,總不能帶著一身嘔吐物上路。

  走了幾步,回頭去看,發現那酒鬼已經搖搖晃晃站起來了。

  他走不成直線,眼看又要往馬路中間走。

  江瑜煩躁地轉過身,決定不去管他。

  2

  第二天早上,江瑜坐在臟兮兮沙發上,手指夾著煙,斜著眼睛觀察客廳地板上的男人。

  長得還行,但絡腮胡看著別扭毛衣脫線了,條絨褲子磨掉了毛,舊皮鞋開了膠。

  是個窮光蛋沒錯。

  昨天怎么就把他給帶回來了呢?

  江瑜也說不清楚可能是怕他被撞死吧,但其實她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了,竟然還會管別人,也是覺得挺不可思議

  她掐了煙,走去廚房,決定給自己做點飯吃。

  灶臺上堆滿了空酒瓶、發霉的面包、還有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長了綠毛的圓形水果

  她從水池里拎起臟兮兮的鍋,清水刷了刷,給自己煮了塊方便面

  想加個蛋,于是打開灰蒙蒙的白色冰箱,不知道哪年輩子剩菜散發出讓人作嘔的霉味。她屏住呼吸翻了翻,沒有發現雞蛋,趕緊關上冰箱門。

  買這冰箱的時候,她以為自己會往里面放健康酸奶啊,他愛喝果汁啊,還有各種新鮮蔬菜水果,全都整整齊齊的碼放著,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面煮好了,她嘆了口氣,從水池里撈出來一只臟碗,沖了沖,把面盛出來,就站在灶臺邊吃起來。

  這時酒鬼醒了,迷迷瞪瞪地坐起身,看向她:“這哪兒?你誰?”

  “你差點被車撞死,我救了你,這是我家。”

  她說完,低下繼續嘶溜嘶溜地吃面條,卻聽見酒鬼驚呼:“看你這小姑娘干干凈凈的,怎么把屋子搞成這樣了?”

  “關你什么事。”

  酒鬼癟癟嘴,瞥了一眼她的碗,“還有面嗎?”

  江瑜指了指水池:“自己拿碗盛。”

  酒鬼的目光落在長了綠苔的水池里,突然捂住了嘴巴,干嘔起來。

  江瑜指了指旁邊:“廁所在那邊,去那吐。”

  酒鬼沖到廁所,哇哇大吐。

  江瑜看著他聳動的后背,心想家里多久沒有過男人了?

  五年了啊。

  酒鬼吐完走出來,咧著嘴一言難盡樣子

  “姑娘,你家廁所比公廁還臟!”

  “大門在那,你可以走了。”

  酒鬼抓了抓頭發,撿起地上的羽絨服,走到門口,回頭對她說了聲:“不管怎樣,謝謝你救了我。”

  她擺擺手,沒看他,她的心情糟糕透頂,全拜這男人所賜,真是一秒鐘都不想看他。

  3

  晚上,江瑜換上了洗干凈的婚紗,走到落地窗前。

  打開窗子冷風立即灌進來,她打了個哆嗦,然后踩著凳子準備爬上去。

  砰!砰!砰!

  敲門聲傳來。

  江瑜一陣煩躁,不打算理會,卻又傳來三聲更大的敲門聲。

  真是倒霉透了!怎么就不能讓她清靜地去死呢?

  她煩躁地離開陽臺,打開了防盜門

  門外站著昨晚的那個酒鬼。

  “又是你!”

  “對。又是我,”他像回自己家一樣,大喇喇走進來,回頭看她,“關門啊,挺冷的。”

  “你又想干什么?”江瑜感覺自己快殺人了。

  男人卻坐下了,“我看出來了,你過得不好不瞞你說,我也很差勁兒。這樣吧,以后我免費幫你收拾屋子,你給我口飯吃,給我個地方住就行。”

  “我需要你收拾屋子么?”

  男人呵呵一笑,“你住在這種地方,估計已經惡心的想死了,當然需要我。”

  “我想死不是因為屋子亂!”

  “你還真想死啊?”

  江瑜抿緊了嘴唇

  男人看了她幾秒鐘,脫下羽絨服,卷了卷破毛衣袖子,從褲子兜里掏出一個一次性口罩掛在一邊耳朵上,又從另一邊褲子兜里掏出一卷黑色塑料袋

  他撕下一個塑料袋,說:“你要是想死,那我更不能走了。我走了,豈不是見死不救么?”

  “你有病吧?”江瑜已經不知道該怎么發火了。

  “我沒病,我只是剛從監獄里放出來,真的沒地方可以去,我爸媽死的早,我老婆沒等到我出獄就把我的房子和車都賣了,然后帶著錢跟我好兄弟結婚了,我找了幾天工作,他們一聽說我是殺人犯,都不敢用我。”

  說著,他自嘲似的笑了下,然后誠懇地看著她,“我給你打掃衛生,等我找到工作,馬上就走。真的。”

  江瑜重新打量面前男子,他高高大大的,是那種很硬朗很正的長相,一點都不像殺人犯。

  “你為什么殺人?”

  “就下夜班的時候,遇見一個老流氓,他想欺負一個女學生,我是見義勇為,但是防衛過當把他殺死了,然后我就被判了三年。”

  江瑜盯著男人看了一會兒:“行,那你留下吧,不過我現在得出去下。”

  “你穿這樣出去?”

  江瑜低頭看了下自己,身上還穿著那條裙子呢,她回屋里換了厚衣服,跑出門去。

  半個小時后,她回來了。

  男人看了看她手里巴掌大的小龜,“燉湯?”

  江瑜趕緊把小烏龜往懷里摟了摟,“這是我的寵物龜,球球,前兩天我把它放在寵物店了。”

  當時她跟寵物店老板說的是,她要外出幾天,讓老板幫忙養一下,其實她是想死前給球球找個好去處根本沒打算把球球接回來,但眼下她有了新的主意,因此改變了之前的計劃

  “那你帶著龜去那邊坐著吧,我要開始打掃了。”

  江瑜坐在沙發上,看著男人在屋里忙碌起來,聽著他一邊干活一邊吐槽她:

  “你這2015年的面條我能扔吧?這16年的牛奶,就不喝了吧?

  “哎你看這17年的面包倒是挺鮮艷的,藍中透著詭異的綠,綠里還帶著一點紅。

  “你有洗衣機沒?我把你這陳年老床單洗了……

  “對了,我叫吳巖,你呢?”

  江瑜忍不住想吐槽他一下:“我看你話挺多的,怎么叫‘無言’呢?”

  “巖石的巖……你叫什么?”

  “江瑜。”

  男人笑了,“挺好聽,符合你的氣質。”

  江瑜聽完,眼淚一下子涌上眼眶

  “你的名字挺好的啊,符合你的氣質。”八年前,她也聽到過這樣的話,只是說這話的人已經不在了。

  看著男人把屋子一點一點收拾整齊,江瑜卻感到更加悲哀

  現實中的廢墟有人清理了,但心里坍塌城池,誰來重建

  4

  歷時三天,屋子整潔一新。

  有時候他問她一些問題,她也愿意回答

  “你平時也不上班,靠什么活著?難道你是傳說中的富二代?你爸媽定期給你錢?”

  “前些年我爸炒股賺了點錢,包養了個小三,把我媽氣得自殺了,后來小三又包了個小帥哥,我爸又氣得腦溢血,也死了。”

  “那你比我還慘,我爸媽雖然也去世早,但他們感情好,對我也很好。”

  “我不慘,我挺幸福的。”江瑜篤定地說。

  她一直覺得自己很幸福認識楊林,成為他的未婚妻,是她這輩子最幸運的事,盡管很短暫……

  相處一段時間后,江瑜發現吳巖是個很溫柔,很勤奮的人。

  她覺得把球球和這套房子給這個人,是個不錯的決定。

  而且他還會彈吉他,說是以前上大學的時候也是一文藝青年,總之她那把木吉他也就有了新主人

  這天早上,正當她在書房遺書時,吳巖敲了敲她的房門:“來吃早飯。”

  江瑜趕緊用書蓋住桌邊上的稿紙,回頭看向他。

  看著他身上的白襯衫,她一下子皺起了眉頭

  “誰讓你穿這件衣服的!”

  “我衣服洗了沒得換,我看著衣服是男士的……”

  “脫下來!你脫下來!”

  不等他說完,她已經跑過去,試圖解開他的扣子

  吳巖尷尬地撥開了她的手,“行行行,我脫,我自己脫行不?”

  他脫下了白襯衫,就那么光著膀子站在她面前,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褲子:“這也是我從衣柜里找的,也脫?”

  江瑜瞪著他,大顆的眼淚從酸脹的眼眶里涌出來。

  她把他推出書房,砰的關上了房門。

  一個小時后,吳巖又來敲門了。

  “那個……我已經換上我自己的衣服了,你別生氣了吧。”

  江瑜不吭聲,他繼續問:“怎么不說話?你沒事吧?我進去了啊!”

  “能不能讓我清靜會兒?”

  過了幾秒,吳巖從門前走開了。

  當江瑜再次從書房出去的時候,吳巖已經換上了他自己的衣服。

  “那個,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我給你彈一曲吧,就算是賠罪。”

  江瑜沒有說不行,吳巖便抱著吉他坐在椅子上,音符不急不緩地從他指尖流出。

  江瑜的眼淚也止不住地流淌下來。

  吳巖趕緊放下吉他,一臉忐忑地望著她。

  江瑜嘴巴一癟,竟像個孩子似的,撲在他懷里大哭起來。自從男友死后,她就再也沒碰過那吉他,更沒有聽過任何音樂了。

  她的生命早就成了灰色

  吳巖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著她的肩膀

  “你要是實在難受,你就給我說說,也許說出來就好了。”

  江瑜第一次有了對人傾訴欲望

  5

  五年前,江瑜還是個幸福的準新娘新房是她和男友一起裝修的。

  等房子裝好了,他們就選了個良辰吉日準備去登記結婚。

  但在去民政局的前一天,男友暈倒了。

  男友被查出來是腦癌,而且是晚期。

  其實在這之前,已經有很多征兆了,那時候男友總是說頭疼,還以為是沒睡好,工作壓力大,他還經常聞到一股臭味,其實也是腫瘤壓迫嗅覺神經,引起的幻嗅。

  只是那時候,他們都沒往壞處想過,以為只是暫時的小毛病

  三個月,男友從確診到去世,只用了三個月。

  男友走了,把整潔漂亮的新房留給了她,是想讓她有個安穩的家。

  但是她卻不知道該怎么過以后的生活,她辭去了工作,和朋友斷絕了來往,又沒有親人,于是就像個幽靈一樣漂浮在這個世界里。

  都說時間治愈一切,江瑜也是這么期望的,但現實是她把自己困在這座房子里,一點一點地發霉、腐爛。

  那只小烏龜是兩個人在一起時養的,他說,等我死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顧球球,你也要像以前一樣,在我生日的時候給我寫情書,你要替我去那些咱們約好去旅行的地方走一走,轉一轉,給我拍些照片

  他給她布置很多任務,就是想讓她好好活著。

  但江瑜始終不能接受他死去的事實,她不停地問,為什么這種狗血劇情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為什么別人都能好好的戀愛結婚,他們卻是這樣的結局

  那天晚上,江瑜等吳巖睡著后,留下遺書離開了家。

  她不能死在這房子里了,不然以后吳巖會有陰影

  她還是得去找個倒霉的司機

  天太冷了,她覺得每一秒鐘都是煎熬,只想快點結束

  她看準了一輛疾馳而來的大車,沒有絲毫猶豫,沖著馬路中央跑過去。

  可她真的很倒霉,路上結了冰,她還沒跑過去就腳下一滑,向后倒去。

  然而她卻沒有摔在地上,而是跌進了一雙有力的手臂里。

  “你還真是不死心!”吳巖瞪著她。

  “怎么又是你啊……你就讓我好好死了不行么?”江瑜掙扎著推開他。

  “行,你去死吧。”吳巖真的就松開了她,“你死了,我現在就回去把你的烏龜燉湯喝。”

  “你敢!”

  “我人都殺過,還怕一只烏龜?!”

  她真的無奈了,生生被他氣笑了,眼淚卻還在止不住地往下掉。

  吳巖幫她擦了擦眼淚,“你還沒發現么,我就是你的克星,只要我活著,你就死不了。所以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走吧,回家!”

  他握住她冰涼的手,一股溫暖從他的掌心傳來,慢慢流進了江瑜的心里。

  她看向身邊的男人,在他堅毅的眉角,她看到了更多隱忍的苦楚,但他的眼睛卻是閃著光的。

  其實命運對誰都沒有更好,而選擇怎么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她不想再死了,她忽然想看看未來的生活。

  .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里,原創不易,大家看完如何覺得不錯,請轉發朋友圈,順手點個在看~謝謝大家~

  下期再見!

  最近微信改版

  為了方便大家找到我們

  記得給我們加上星標,置頂哦~

  愛你們~么么噠~~~

  (封面圖片來自網絡,非商業用途,如有侵權,請告知,會刪除)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一般中彩票 河北省快三开奖号码 河北11选5技巧稳赚 边锋十三水 赚钱什么方法最快 广东36选7开奖号码查询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 真钱象棋 云南时时彩 快乐十分胆拖玩法图片